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6章 临时安顿

发布时间: 2019-05-26 19:01:09 作者: 偷名

回程遇上了拥堵路段,比搭乘地铁多花了15分钟才到出租屋。

  还完所有欠款后,宁晏空出心思体验平生第一次坐奔驰的感觉,总体而言哪怕是堵车,乘坐体验依旧很不错。

  “基础费88块虽然有点高,不过这体验,很不错的说……卧槽……包半天才800?”

  宁晏翻着手机的手一顿,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门。

  刚才一个多小时花费也是二百多。

  这么算下来跟包车也差不了多少,还不用总是叫车,总是等待。

  “记下来,这个得记下来。”

  出租屋内,宁晏看着已经整理好的东西。

  甚少拍照的他特地拍了张房间内的照片,配字发了条朋友圈:

  “走了……”

  将那台差点刷爆一张信用卡的苹果本,几件衣服收进双肩包后,再没有需要带走的东西。

  “……”

  一点不舍的情绪都没有,宁晏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住了一年多的地方。

  跟房东打电话说了两句,昨天刚交的房租按照合同,是没法要了,但经过协商,押金要了回来。

  迫不及待的将房间内其它剩下的诸如床单被罩被子都打包扔了,只有15平米的房间居然也显得有些空旷。

  背上双肩包,宁晏掏出了一张名片。

  制作精致的名片正面是一个名字跟一个电话:

  吴忧

  电话:13500060001。

  背面空白。

  这是宁晏第一次知道吴姨的名字,掏出手机拨打了名片上这个很容易被记住的归属地竟然也是鹏城的电话。

  响铃两声后被接听,吴姨熟悉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小宁先生,你好。”

  宁晏道:“吴姨,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一哈。”

  吴忧道:“嗯,你说。”

  “我想找个临时住几天的地方,有没有推荐的地方,条件要好一点,交通也得便利。”宁晏简单道。

  吴忧问:“酒店可以吗?”

  “可以。”

  “华侨城洲际或者四季,这两家酒店的配置跟服务都不错。”吴忧很快回答,“我个人推荐华侨城洲际的总统套……”

  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晏打断了:“吴姨,洲际的总统套房我听说过,加上税金超过十万一晚,太贵了,没必要!”

  “那……”吴忧接着说道,“洲际的花园复式套房,面积不错,加税金每晚不超过六千五百块,应该是比较合适你的选择。”

  宁晏只考虑了两秒就同意了下来:“好,谢谢吴姨。”

  挂掉电话后,宁晏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了豪华车的普通用车需求。

  这次来的是一辆奥迪A6L。

  宁晏坐上车后,点开了微信,他微信好友不多不少,有因为工作的原因添加的一些同事、客户,这一部分占了最大的比例;

  还有一些是培训机构的同学,留在鹏城的那部分。

  最后少数几个老同学,联系很少。

  没有死党。

  能称得上关系亲近的,几乎没有。

  宁晏刚才发的朋友圈没有选择标签,而是全部公开,除了一些加好友就选择了朋友圈屏蔽的以外,都能看到。

  看到朋友圈数量很多的红点,宁晏有些吃惊。

  点赞的占了大多数,都是一些没怎么聊过天的人,有同学、同事等等。

  评论的都是些熟人。

  “哦豁?这是要去哪里?搬家吗?”

  “别不是要离开鹏城了吧?!”

  “我能摸摸大佬你的苹果本吗?”

  这仨都是在培训机构的同学,都待在鹏城,不过微信上已经不联系许久了。

  最后一次一块吃饭还是两年多前的事情了。

  属于那种普通同学关系,有什么事情相互之间也不会找的那种,要不是微信有备注的话,估计相互都不记得对方的名字。

  前公司的部分同事就比较炸:

  张健:“卧槽,大佬贼尼玛牛批,硬刚离职!”

  王星:“大佬你这是要去哪啊?”

  因为宁晏的硬刚离职,前公司内部已经悄咪咪的炸窝了。

  有管理层在宁晏离职后说过一嘴,就没见过这么搞的员工!

  李遇:“卧槽,你这么快就收拾走人了吗?回家?”

  康泰:“啥情况?这是真要回家继承家产啥的了吗?”

  宁晏看完也没打算回复,正想收起手机,微信弹出来几条消息,是李遇发过来的。

  他本来就属于咋咋呼呼按捺不住性子的那种。

  “你咋回事?今天就直接走吗?”

  “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之后,公司都炸窝了,听说老总今天的脸色贼尼玛难看,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啥。”

  “……”

  宁晏回了条消息:“还得几天才走,先换个住的地方,晚上一块吃个饭吧?”

  离职后,宁晏忘了跟李遇、康泰俩说过晚上一块吃饭这件事。

  “我没问题,你问问康泰。”李遇迅速回了过来。

  宁晏顺手给康泰也发了条消息:“晚上一块吃个饭?李遇说没问题,就看你了。”

  “就咱三吗?”康泰的回复也很快。

  “对。”

  康泰道:“OK,你定地方,我开车带李遇一块过去。”

  “……”

  最后没忘了带上一串省略号。

  在宁晏发消息的时候,奥迪A6L已经离开了这个逼仄拥挤的农民集居社区……

  数十分钟后,车停在洲际酒店的门廊。

  路上宁晏已经查了酒店的一些情况。

  在宁晏开门之前,酒店的门童先宁晏一步将车门从外拉开,第一次感受这种服务的宁晏稍稍一愣。

  “你好,一间花园套房。”

  在有些人喜欢叫check in的地方,宁晏要了一间花园复式套房。

  “先生,请问您住几天?”

  前台小姐礼貌的问道。

  “先订两天。”宁晏沉吟道。

  因为不是会员,加上税金与房费,一共需要预付一万五。

  宁晏掏出了那张黑色的卡片,完全没有可能会刷不出来的窘迫。

  额度虽然未知,但宁晏根据母上大人转的十万元都只是过个生日推测,这张黑色卡片的额度应该会到传说中的三十万美元,约200万出头的人民币。

  这也不是无的放矢,JP本就发行过一些邀请制的初始额度三十万美元的卡。

  另外就是卡号只有12位,ATM取现密码是五位数。

  贫穷限制了宁晏的见识,光是想想手里拿着两百万的卡,而且在这15天的时间里可以随意支配,他就有点心跳加速,手脚微抖。

  “先生,您的信用卡可以刷银联吗?”

  听到前台小姐问这句话的时候,宁晏声音有些走形但肯定的回答道:“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