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8章 人均一千一

发布时间: 2019-05-26 19:02:42 作者: 偷名

“呀,宁老板这是发了呀?”

  这是一个头像看着很漂亮的女孩子,看名字才知道是在培训机构的同学,加了微信几乎没说过话的那种。

  “卧槽,洲际大酒店居然有复式套房?长见识了!这得多钱一个晚上?”

  某个前同事。

  “宁同学在洲际呀,有空一块吃饭呀。”

  同样是那种从来都不会主动跟宁晏说话的漂亮妹子。

  “阳台上的私人浴池看着很不错。”

  “……”

  “没有全图,差评!”这是李遇那沙雕。

  “牛逼,这就住上洲际的花园套,啧,加税金六千五一晚,有钱!”康泰的评论总那么鲜明。

  “正好有点累,睡午觉去……”

  微信上突然弹出来几条消息:

  “宁晏,你搬家了吗?”

  “我正好结束了实习,这几天想去鹏城看看你。”

  “你有时间吗?”

  一共三条消息,几乎是同一时间发送的,再往上的是昨天的聊天记录,左上角是微信联系人的名字:芷。

  看到消息,宁晏脸上露出了微笑。

  “只是换了个地方住,我给你订票,要哪天的?”

  宁晏的消息才发送过去,那边就回了过来。

  “我想坐后天早上8点的早班飞机过来,还有,这次你必须得来接我!”

  “行。”

  宁晏发完消息后打开支付宝,点了机票,然后选择从魔都到鹏城的单程机票,时间选定后天早上八点开始的区间。

  下了订单,订票流程中默认的名字是:颜芷。

  不片刻,微信上有消息进来:“你哪来的钱,怎么给我订的是商务舱?”

  “我特地选后天早上八点,就是因为后天早上的经济舱很便宜!”

  宁晏回:“等你到了跟你说,虹桥T2,别走错了。”

  从小到大宁晏几乎没有亲近的人,颜芷便是那个几乎。

  这事情搞定后,宁晏将手机往旁边一扔,瘫成大字…………

  揉着发胀的脑袋,满脑子都是‘我在哪,我是谁,我要干嘛’的宁晏低吼道。

  “妈的,下午睡觉果然容易脑袋疼!”

  属实是因为洲际酒店的条件相较于之前的租房太舒服了。

  温度适中的静音空调,良好的隔音,感受不到生活的喧嚣,自动窗帘将房间内外隔成两片世界……

  结果醒来时都快五点了。

  足十五分钟过后,宁晏才彻底清醒。

  一瞅身上有点黏糊,索性去冲了个凉。

  穿着浴袍走到客厅,宁晏才想起晚上还有个饭局,便拿起手机找地方,有不少未读消息提醒。

  李遇发了个消息问:“地方选没选好。”

  时间是五分钟之前。

  宁晏回了条消息过去:“正在选。”

  其它的消息宁晏随便看了看,都不重要,有朋友圈的,有八百年没聊过天看到朋友圈过来冒泡的。

  宁晏很敷衍的回了些,嗯哦啊哈的。

  搞得好像‘在忙’一样。

  按照以前的操作,从点评软件上选定了一家就在酒店隔壁的日料店,以及就在酒店内部的法餐店。

  发了条消息给李遇跟康泰。

  “日料还是法餐?”

  李遇很快回复:“我跟康泰都选日料。”

  “那就去四叶寿司,锦绣中华店那个,好像是什么黑珍珠品牌餐厅。”宁晏道。

  确定以后,宁晏随便穿上条黑色休闲裤,套上个素色短袖,都是以前几十上百来块钱买的。

  走前没忘记拿上那把红色的车钥匙。

  到餐厅门口一看,一楼大厅是通间特色,宁晏一咬牙要了个二楼的中包。

  跟和服女子装扮的服务员小姐说明还有两个朋友要过来,宁晏便表面不慌不忙的等着。

  这家人均一千一的餐厅,是宁晏目前为止去过最贵的餐厅,心里还有点小抖……

  六点三十几,康泰跟李遇跟在服务员的身后到了。

  “行啊,宁老板现在吃上顶级日料了!”李遇一坐下就小声嚷嚷道。

  宁晏大气的摆摆手,笑道:“那你来点菜吧,敞开吃,管饱!”

  康泰跟着笑道:“怎么个情况,一下子就成了土豪!”

  宁晏小声叹了口气:“真是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反正就也挺戏剧化的,总结一句话,生活比电影还操蛋。”

  “我也浪不了几天就得回家。”

  康泰皱了皱眉头:“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呢,你别不是像那种网络小说里一样,获得了什么系统吧?”

  “要真有这种系统,我早成暴躁老哥了。”宁晏笑道。

  以前他还真不是没幻想过,可是生活它不是小说。

  不过……

  比特么的小说更加突然。

  李遇插了句嘴:“我点了几个菜,这里也太贵了点,不敢下手,剩下的你们来。”

  康泰接过菜单加了几个菜。

  最后宁晏又大气的要服务员推荐了几个餐厅较为经典的菜式,这才算完。

  共计有蓝鳍金枪鱼刺身、牡丹虾、深海红毛蟹、北海道赤海胆、帝王蟹、法国生蚝、和牛、……等等等等。

  服务员小姐有推荐性价比很高的四叶黑珍珠纪念席,但因为是双人餐的缘故,被宁晏给拒绝了。

  前菜上来的时候,宁晏随口说道:“一会晚上有没有时间腾出来,去浪一下?”

  “让康泰带我们去见识见识鹏城那些死有钱人的夜生活。”

  话音刚落,李遇立马激动的接过话头:“那必须有时间!”

  “来鹏城这么多年了,我从来都没见过鹏城的夜生活!”

  康泰笑了下:“以前我叫你们的时候,你们都不去,现在倒好,都嚷嚷要去了!”

  “我没问题,反正有车,几点都能回去,实在不行明天请假就是了。”

  康泰从来都是这么轻松自在的那种。

  生活状态跟曾经的宁晏以及现在的李遇等一众外地过来工作的苦逼上班族是完全不同的。

  虽然康泰家不够大富大贵,但只是需要个工作不让康泰闲着,不需要愁买房这种大事,还有四套房子收租,加上家庭的基础收入,比上远远不如,比下绰绰有余。

  用康泰从网上套用的话来说,就是——

  我跟你们的收入组成不一样,我一个月收入是一万二,工资四千,另外八千是家里分给我一套房子的租金……

  “我也莫得问题!通宵加班第二天照样上班,总不能通宵浪第二天不能上班!”李遇说得那叫一个斩钉截铁。

  就此为止打住,再聊下去,苦逼上班族李遇估计就要痛哭流涕了。

  “话说回来,你怎么有闲心思待在洲际酒店过一个下午,不出去看看?”康泰若有所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