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11章 感谢宁总,宁总大气!

发布时间: 2019-05-26 19:05:25 作者: 偷名

宁晏翻开酒水单一看,嚯呦,这套餐都从1排到了21,那眼花缭乱的。

  顺手就将酒水单推到康泰身前:“你来。”

  服务员在一旁礼貌介绍道:“哥,你们先看着,我们的套餐还不错,比单点要稍微划算一些,也能多喝点酒。”

  “另外看你们喜欢喝什么酒,洋酒还是啤酒。”

  康泰也看了过来:“一般大佬都喝香槟,你们看呢?”

  李遇赶紧举了举手,飞快的说道:“我经常听到黑桃A啊神龙套的,那是什么酒?”

  “黑桃A也是香槟。”康泰笑着回答。

  “要不就点黑桃A?”

  宁晏表示无所谓,反正来都来了,不能怂。

  康泰看向服务员:“咱这有没有神龙套,那种真神龙套,就是黄金、粉金、紫罗兰、白金、绿金、黑金这六瓶颜色不同的黑桃A。”

  “我看酒水单上没有。”

  康泰这纯粹是好奇,神龙套很少见,甚至在酒吧以外都要卖88888。

  主要是因为黑金瓶装的黑桃A限量2333瓶的缘故,大多数地方都没货。

  一般酒吧也有神龙套,价格也还是88888,黑金瓶装用其它瓶装的黑桃A代替。

  部分酒吧比较实在,就直接五瓶黑桃A,卖78888。

  服务员礼貌的笑道:“哥,咱这没有,咱这的神龙套就是那个套餐4,或者你也可以点套餐5。”

  套餐4是3瓶黑桃A,套餐5是10瓶黑桃A,价格分别是20980和67980。

  单支黑桃A则是7800,算下来套餐是挺划算……

  “要不就点套餐4吧,三瓶黑桃A,两万一,加个果盘和几份小吃今天晚上就差不多了。”康泰征求宁晏的意见。

  宁晏不动声色的道:“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心里悄咪咪的松了老大一口气。

  暗道:“还好还好,反正必须要消费一万八起,只多了三千来块,不算太超支的事情。”

  另外宁晏也看到了黑桃A是750ML一瓶,份量不算多。

  点好单后,服务员特地问了句宁晏姓什么,才下楼去安排。

  这时候酒吧的气氛还不是很燥,说话不用加很大声,康泰笑着说道:“其实像一线城市的酒吧价格都比较平民,不大虚高。”

  “我去过长沙的酒吧,那边是真的虚高,同样是黑桃A,那边最低卖8888一瓶,这边就7800一瓶,像这种小神龙套的话,这边两万出头,那边要28888。”

  穷叼李遇表示:“学到了学到了!这就是经常出去玩的大佬跟我这种穷叼的区别。”

  “不过酒吧的酒水是真的贵啊,普通不到10块钱一瓶的百威这边要80,翻了好几个倍。”

  康泰解释道:“其实也还好吧,所以一般去酒吧点香槟之类的洋酒比较好,翻倍不是太狠。”

  “可洋酒本身价格就很贵了!”尤莹突然插话道。

  大家一愣!

  尤莹这话说得好特么有道理!

  洋酒的价格,尤其是香槟这些本身很高的就没太翻倍,但本身一百多一瓶的一般乘十……

  李遇扶在栏杆上向下望去,嘴上道:“场子开始热起来了,DJ也上台了!”

  “楼下好多妹子啊!”

  康泰插了句话:“要是想在夜店撩妹,确实得去舞池边上的卡座,人多,二楼算是VIP区,自己玩玩还行,妹子一般不会主动上来。”

  宁晏就笑,故意道:“合着在咱康泰眼里,两个小姐姐都不算妹子了?”

  “……”

  这时服务员送上来三瓶黑桃A+12支矿泉水以及果盘、小吃,顺便帮忙调酒等等各种操作。

  半蹲在宁晏身边道:“哥,我们有附送的六个礼花,用不用都给您开了?”

  宁晏虽然不懂这种‘高级操作’,但还是点了点头。

  没片刻。

  嘭~

  嘭~

  嘭~

  连续几声轰啦一炸,礼花从二楼洒到了一楼。

  DJ在台上吼道:“感谢宁总豪开黑桃A小神龙,宁总大气,感谢宁总给我们送上的开场礼花……”

  DJ的话语落下后,全场一下就咚巴拉的嗨了起来,到处都是尖叫声。

  宁晏:“……”

  卧槽,酒吧居然也有这种骚操作?

  李遇那逼直接大声嚷嚷了起来:“卧槽!卧槽?这尼玛简直比看主播感谢打赏还带劲啊!”

  “牛逼!优秀!”

  服务员帮忙用那种小口杯调了一圈儿酒,礼貌道:“请用。”

  伊小意顺势坐到了宁晏边上,道:“土豪,我们来玩色子,输了的喝酒!”

  宁晏尴尬一笑:“我不会玩……”

  伊小意挥挥手笑着道:“我教你,很简单的。”

  桌上早有服务员拿了几盅色子过来。

  宁晏点头同意,康泰被伊小意拉了进来,尤莹跟李遇也跟着参与了进来,用他们的话说,人多热闹。

  除了宁晏,大家都会,不过玩法很简单,宁晏一学就会。

  六个五啊八个六的就这么玩了起来。

  在狂躁的DJ下,走了几圈酒。

  李遇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动,提议道:“下去感受一下舞池的气氛?”

  伊小意第一个响应:“我也去!”

  顺手拉上了尤莹。

  康泰无可无不可的跟着去了,在这种场所才是他的夜生活日常。

  宁晏眼皮向下一挑,底下果真已经是一整个场子的间白浪花,便摆摆手道:“正好我帮你们看东西。”

  康泰他们走后,服务员很会来事的半坐了下来:“哥,我陪你喝一杯?你随意。”

  “……”宁晏也没拒绝。

  三几句淹没在狂躁音乐中的寒暄隐约听了一半,服务员道:“哥,要不给你找个小姐姐陪你一块喝?”

  “不用不用。”宁晏连忙拒绝。

  某些传说中听过的东西,宁晏还是比较怂的,他可是昨天中午前才知道自己家里有钱的二十二年纯叼。

  服务员也很识趣,没再提起这种话题,打了个招呼说一会再来,便转身下了楼。

  宁晏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卡座上,看着楼下的狂欢,吃着小吃,乐得自在轻松。

  感觉兜里有东西硌得慌,便掏了出来放身前。

  自得其乐的同时,小声哔哔:“有钱真尼玛好!”

  “哥,一个人喝酒呢?”

  一阵香风带着一个声音拢在耳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