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17章 闪烁的泪花

发布时间: 2019-05-26 19:08:06 作者: 偷名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到王先生……”

  “是这样的,有件事情需要通知到王先生……”

  “经本公司管理层慎重考虑、综合考量,认为王先生目前可能不太适合我司售后运维主管的职位,有机会再约……再见。”

  王泽生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整个人登时懵了!

  没给王泽生多说话的机会,便通知到了这个令人遗憾的消息。

  “不好意思,方便问一下,贵司是因为什么原因拒绝给我这个offer的吗?”王泽生有些不甘心的低声问了句。

  听筒中的声音似乎早有预料,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我司管理层暂时不考虑工作年限较短,以及并未有经历过管理职位的候选人,王先生的工作经历较为单调。”

  王泽生更不甘心了:“不对啊,之前在贵司面试的时候,贵司已经明确表态会在明天给我发offer。”

  “实在不好意思,需要说明的是,我司并未有给到王先生绝对的承诺!”对方道。

  “至于我本人对不能与王先生共事表示非常遗憾,实在是我司售后运维主管一职对我司影响较大,我司通盘考虑,管理层连夜开会,最终总经理决定慎重招聘。”

  王泽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收起手机的。

  捧哏仨关切的看向王泽生。

  “王老板,是不是提前给你offer了?”

  “对啊,王老板。”

  “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那还能有意外!”

  “……”

  但是坐在王泽生旁边的金雅脸色不是很好看,她听到了全部的经过,其实别人也听到了一些。

  王泽生看了眼金雅,再看了眼其他人,摊了摊手,故作无所谓的道:“没有,方数临时通知我,offer没了。”

  “方数连夜开会,最终总经理决定,对主管一职审慎招聘。”

  “……”

  好半晌后,捧哏才说道:“嗨,没关系,宁晏刚才不还说了,方数这个公司不怎么好。”

  “现在不就应验了!”

  “王老板有这个实力了,还怕没工作吗?”

  “……”

  孙飞飞跟林彤突然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分明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幸灾乐祸。

  “宁老板,你刚从方数离职,应该知道点什么吧?刚才你还建议说让王老板考虑一二,跟我们说说看,咱王老板到底咋回事被卡了下来?”

  孙飞飞故作关心的接过话头。

  “对啊对啊,王老板好不容易从普通员工晋升到管理层,不应该突然有这种事情啊!”

  王泽生差点就要掀桌,怎么个意思,这是当面打脸?!

  不过这么多年在社会上攀爬打滚还是让他保持了克制,甚至还露出了笑脸,看向宁晏,表面满不在乎的问道:“对啊,宁晏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宁晏摇摇头:“不太清楚,纯粹是直觉判断,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昨天晚上刚好碰到了前主管……”

  “听说好像是管理水平不太让公司老总欢喜,另外又说是因为太年轻,经验不足,所以最终被炒掉了。”

  这是实话。

  事实上,连康泰跟李遇也不清楚内幕。

  听到宁晏的解释,王泽生鼻子悄悄的一酸,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

  那不是应该早就决定好不要随便招聘吗……

  我好好的装个逼,容易吗?

  几句话后,宁晏看了看时间,道:“还有点事,就先撤了。”

  见宁晏要走,金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捧哏几个都没有挽留的意思,只是道有机会再聚。

  王泽生更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倒是都一块起身送了送宁晏。

  饭店门口,宁晏摆摆手:“留步,大家太客气了,我叫的车马上到了。”

  王泽生几个也没多留,就先回饭店。

  正好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宁晏的身边,司机下车拉开了后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宁晏便坐了上去。

  然后才跟金雅她们三个女生道别:“有机会再见。”

  王泽生几个跨过店铺门的脚步微微一顿,脸上都有些滞色,奔驰的大logo加双M标,让他们都认出了这车。

  本来王泽生就非常难看的脸色更是完全没法看了,夜灯下都能看到那闪烁的泪花了。

  另几个捧哏,一直觉得宁晏跟他们差不多差不多的,看到这情形,觉得自己心都被扎透了……

  “什么个情况?”

  “宁晏怎么坐奔驰-迈巴赫了?”

  “这车不可能是叫车软件叫到的!”

  “刚才是司机帮忙开的门!”

  “我的天呐!”

  “……”

  等到金雅回包间时,顺便找收银结账的时候,才得知,账单早被结清了……

  这在之后又引起了几个捧哏的热议,都很想知道宁晏身上发生了什么。

  孙飞飞用轻蔑的语气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就知道宁晏现在住洲际大酒店的复式套房,官网上要每晚四千五,随便吃个饭都是十几样的餐点。”

  “能过来一块吃饭,可能真的是赏脸了!”

  “可惜呦……”

  说完孙飞飞拿起自己的包,“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林彤轻咳了两声:“那……我也先走了……”

  等孙飞飞跟林彤走后,王泽生看向金雅:“大姐头,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金雅回答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昨天我是在Sface碰到宁晏的,从朋友圈里看,他的生活跟以前确实大不相同了……”

  “唉……”

  坐上车的宁晏看了看时间,刚过八点,夜生活都还没开始。

  看着窗外倒退的路灯,宁晏有些意兴阑珊。

  从湘菜馆离开后,他是真的意识到了自己跟过去不一样了,“或许,这才是跟过去说再见的打开方式?”

  如果换做曾经,不说这种局会不会被邀请的问题,他也没什么心思去参加。

  宁晏觉得自己之所以答应下来,大抵上还是因为这几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多了,有点随波逐流的感觉,都没真浪起来。

  回到酒店后,宁晏让管家小童带他去了酒店内的酒吧。

  “先生,您想要喝什么样的酒,我让侍者帮您调。”小童问道。

  宁晏想了想,明天上午得去机场接颜芷,不好睡到自然醒,便道:“帮我调一杯不太上头,符合我们国人口感助于睡眠的酒。”

  “度数稍微高一点没关系,用酒要好,不能凑合。”宁晏补充道。

  之后调酒师特别开了瓶波尔多一级酒庄木桐酒庄的红酒作为配调,听说光是这瓶红酒就要9800,宁晏没所谓,反正不用他亲自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