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25章 十里洋场

发布时间: 2019-05-26 19:11:06 作者: 偷名

“小宁先生,陆家嘴的文华东方跟四季还有外滩的华尔道夫,这三家酒店,你更倾向于住在哪?”

  飞机平飞后,吴忧走过来问道。

  宁晏看向颜芷:“在哪更方便?”

  “都很方便。”颜芷道。

  宁晏回答道:“那就四季。”

  吴忧追问了一句:“要什么样的房型?”

  “套房吧,太贵的也实在不是我现在的消费选择……”宁晏说得很斩钉截铁。

  颜芷插了句话:“不要给我订房间了,省点钱!”

  吴忧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民航允许使用机上WiFi后,很多事情就也可以在飞机上处理了。

  照例是吴忧安排好一切,还没让宁晏花钱。

  宁晏不无疑惑其实。

  似乎爷爷宁万强跟他之间有一定的理解偏差。

  不只给那张卡用来支出全部的消费项目,吴忧那边直接安排好的消费内容根本就无需他来买单。

  包括在鹏城时,宁晏自己只花了不到两万五的酒店入住费用,仔细算的,是四个晚上,均价并没有总是六千五……

  ‘难道不是让我花完这张卡的钱,体会到了由俭入奢后,然后再让我干啥干啥的吗?’

  宁晏带着疑惑将座椅调整成较为舒适的角度后,戴上了眼罩进入假寐状态……

  5月8日傍晚六点十分,宁晏踩在了魔都的土地上,跟李遇在机场分开。

  “酒店的礼宾车在到达厅就近的停车场。”吴忧引领道。

  酒店的礼宾用车依旧是奔驰,宁晏跟颜芷上了前面的那辆,吴忧紧随其后上了第二辆。

  从虹桥T2到位于陆家嘴的四季酒店,全程二十余公里,耗时约一小时。

  抵达酒店门廊,在门童拉开车门后,宁晏随口感慨道:“论拥堵,魔都真就还是你爸爸!”

  虽然宁晏没有看导航,感受不到一些路段在导航地图上红到发黑的状态,但一路上跟挪着走没什么区别的状况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点?”颜芷就笑。

  “刚好是下班的高峰期,还刚好是在市区内跑,不堵才奇怪。”

  吴忧在去办理入住之前,拿走了宁晏跟颜芷的身份证:“出于更方便和节约的角度,我订的是君阁套房,有两间独立分布的客房,颜芷小姐可以一块入住。”

  颜芷点了点头:“好的。”

  宁晏也很满意:“吴姨总能完美解决所有问题。”

  当宁晏跟颜芷走进位于酒店38层的君阁套房后,也被四季酒店一贯以来的奢华给惊了下,跟鹏城的洲际是不一样的风格。

  平面布局的170平米,只安排了两间客房和一间开放式的客厅、餐厅、工作区。

  宽敞舒适的同时又充满了时尚魅力,全景式的落地玻璃窗将外滩迷人美景尽收室内,对面就是东方明珠。

  无论是放松休息、办公或是休闲娱乐,一切皆设想周到。

  “这么大!”

  颜芷所有的惊叹都化成了边比划手势边说出来的这三个字。

  宁晏差点就来了句疑车无据。

  “我得查查多少钱一晚!”颜芷飞快的打开手机查了查。

  顺便把自己扔到宽敞的沙发上:“早知道我就说我还是住酒店好了!这个君阁套房的价格可以预定三间豪华套房,至多可以预定五间以上的行政客房了!”

  价格当然是不便宜的,每晚房价约在一万左右浮动,另加收百分之十六的服务费。

  吴忧照例是安排了专业的管家服务。

  “反正没让我花钱,吴姨刚说了,晚餐咱们就在酒店内解决吧,是意餐。”宁晏摆了摆手。

  他现在每天都在习惯不同的事物。

  数十分钟后,宁晏抹了抹嘴,结束用餐,笑道:“五星级酒店的餐厅体验感觉都很不错,厨师水准很高……”

  颜芷将自己塞成小仓鼠,还能开口接话:“说得对!”

  晚饭后,宁晏跟颜芷坐上了酒店的礼宾车,去了外滩。

  “夜里的魔都,才是真正的十里洋场!”站在外滩,看着黄浦江上的阑珊灯火,宁晏不无感慨的说道。

  颜芷深以为然:“不过这是有钱才能发出的感慨。”

  “没钱的人在魔都,只有加不完的班,吃不完的快餐,交不完的房租,挤不完的地铁和公交……”

  颜芷学着某种口吻说道。

  宁晏就笑,顺手来了一把摸头杀:“年纪不大,哔哔倒是蛮多的!”

  “早晚我要被你给气死,我都快大学毕业了,你还老是弄我头,我不要面子的吗?长得高了不起啊!”颜芷气呼呼的道。

  从小就被欺负到大,早就习以为常了。

  “你也不矮啊,女孩子这样的身高刚刚好。”宁晏说着又摸了摸颜芷的头。

  颜芷呵呵笑道:“诶,对,是,刚刚好,再高一点,你就不好弄我头了是吧?”

  她说得还真是实话,按照某种标准,宁晏算是个‘残废’,净身高只有177公分,颜芷是差二公分170,都不用稍微高一点,只要穿上有跟的鞋,宁晏就不好摸她头。

  “走吧,夜外滩也看了,带我去看看魔都的夜生活。”宁晏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

  颜芷皱了下鼻头:“你要去夜店吗?”

  “我只听说过,没去过。”

  宁晏沉吟了两秒:“去随便看看吧。”

  “那得先说好,我不喝酒,你也不能多喝,不能超过十一点,可以我就去,不然你就一个人去!”颜芷又露出了奶凶的表情。

  宁晏点头。

  沿着江边的璀璨夜景,步出外滩到延安东路后,宁晏跟颜芷上了车,按照颜芷的说法,去了不远的某夜店。

  名字是英文的。

  反正就是一些可能没什么意义的英文字母拼接的单词。

  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传出来的话说,甭管它什么意思,要的就是这个感觉。

  这家酒吧在魔都的排行还是相当高的,二楼一楼全是卡座,宁晏要了个二楼的凭栏卡座。

  听营销介绍讲:“哥,我们的场子要到11点以后才会燥起来,你来得正好,可以等着场子暖。”

  去过一次酒吧的宁晏听出了话里的另外一种意思。

  来得晚了,就只能遗憾的说声抱歉了……

  看着颜芷躲闪的神色,宁晏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