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35章 啥家庭啊?!

发布时间: 2019-05-30 19:07:57 作者: 偷名

回到酒店后,宁晏把自己扔到沙发上,点开了电视,也没管放的是什么。

  给服务中心拨了个电话。

  “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地方?”管家小姐声音甜美礼貌道。

  宁晏眼皮一挑:“调一杯助于睡眠的酒送过来。”

  不多时,管家小姐便推着餐车走了进来,放了几样精致讲究的小吃,以及一杯宁晏要的酒。

  “先生您慢用,有任何需要随时给我电话,二十四小时竭诚为您服务。”

  同样是年轻漂亮的酒店服务管家,但现在站在宁晏跟前的这位,打扮更加新潮艳丽。

  几天时间内,宁晏入住过的三家国际性奢华五星级酒店,见到了三种不同的服务态度。

  这次宁晏感受到的居然会是……从未有过的挑~逗。

  话里话外都表达出来了一种很清晰的态度。

  宁晏:“……”

  管家小姐离开后,宁晏摸出手机,看到了颜芷在半分钟之前发过来的消息。

  “怎么样,身体好点没?”

  “晚上有没有在酒吧碰到想贴上来给宁先生热床的小姑娘?”

  “我跟你说,可得小心,别肾给人偷了。”

  “钱被偷了倒是小事情!”

  “……”

  宁晏笑着发了条语音:“已经好了,没去酒吧,跟一个同事吃了个饭,不过……”

  “酒店里面倒是有个很想过来热床的管家小姐,不知道你见过没,比洲际的小童差远啰……”

  两条语音消息发过去没几秒,颜芷的语音电话就拨了过来。

  没等宁晏开口,就喳喳问道:“怎么一回事,快跟我说说,不是在朋友圈摇人要去夜店浪吗?”

  宁晏就笑:“就那样呗,跟以前的一个同事吃了饭,回来时间还早不是很想睡觉,想喝杯酒助眠,让管家给送东西来,结果东西送来了,还想把自己也送过来。”

  宁晏没有瞒着颜芷的打算,他又不是饥不择食的人。

  难道就因为人家明示了,他就像条被勾了魂的色鬼一样,马上扑过去?

  “哦豁,那你可有的是机会了。”颜芷调侃道。

  宁晏却有些奇怪:“不至于吧,这间房又不是总统套,四千块左右的均价,就能吸引到五星级酒店的专属管家主动热床?”

  “我对自己的魅力什么的,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颜芷轻咳了两声:“忘了告诉你,在你水土不服的晚上,吴姨差点把文华东方给翻过来。”

  “总经理亲自过来道歉,好像远在伦敦的酒店集团董事会主席亲自给吴姨打了个电话,这是我猜的。”

  宁晏:“……”

  “我这到底啥家庭啊?”

  挂掉颜芷打过来的语音电话后,宁晏安心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没什么意义的电视,偶尔尝一口酒……

  “小宁先生,你真不准备上长城了?其实我们可以坐车上去。”

  第三天的上午,著名的八达岭长城山脚下,站在宁晏身边的吴忧道。

  宁晏摇摇头:“我看到了长城,不一定要登上去,走上去是跟人挤,要是坐车上去还不如在这里看看就好。”

  “走吧,回市里,长城还真挺远的。”

  因为身体的缘故,宁晏十六号下午才启程离开京城。

  虽然主要是吴忧担心长途飞行万一引发其它的问题会很麻烦,建议宁晏在京城多逛逛看看。

  宁晏也没特地去什么地方,长城还是听颜芷说了半天,才最终定下来的。

  吴忧不是很理解,虽然不能坐飞机去远地方,但是酒店安排的那辆S680是可以出京去不超过三百公里范围内的所有地方的。

  甚至宁晏最后都只是在后海、三里屯等地方逛了一圈,没去夜店也没去哪的。

  在去往机场的路上,吴忧终于把这个疑惑问了出来。

  “小宁先生,你这几天一直也没去哪玩,是不是因为我不让你离开帝都,所以你很消极?”

  “甚至都到了长城,也不想上去看了。”

  感觉上这些行为应该是挺颓废的,但偏偏吴忧发现宁晏的状态很好,比以前要好很多,完全没有意兴阑珊的意味。

  宁晏笑了下,淡淡的道:“没有的事,吴姨你想多了,是我见风景,不是风景见我,我在大街上溜达,街道就是风景。”

  就好比,三亚这个旅游城市有点浪,宁晏就把下一站的放在那!

  我去了的,才是风景!

  吴忧眨了眨眼睛,总觉得突然感觉到一些迎面而来的逼气。

  “明白了。”接着吴忧又说:“这次是飞到海口,飞三亚的大型机只有一趟航班,时间不是很凑巧,另外就是距离远,大型机的公务舱更舒服一些。”

  “航班不多没能包下公务舱,但这次运气不错是332大飞机,公务舱有8排,采用的是1-2-1布局,只有后排的少数几个位置是无法协调的。”

  宁晏就笑:“吴姨,其实不一定要每次都包舱的。”

  “包舱更舒服一点。”吴忧没有多解释。

  宁晏没再说这个事情,吴忧说得确实很有道理,包舱更舒服。

  再一个,不用自己花钱的话,宁晏其实不大在意。

  虽然是十二点多起飞的航班,但宁晏还是在机场吃了午饭,不打算在飞机上吃航空餐。

  “宁先生您好,欢迎您搭乘海航的航班出行,我们为您准备了丰富的午餐,这是餐单,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刚上飞机坐下,公务舱漂亮的空乘小姐就麻溜的半蹲在了宁晏的身边,完全没管其他登机乘客。

  “暂时不需要,谢谢。”

  吴忧有提前说明,前五排都被包了下来,所以宁晏选择了第一排左侧靠窗的单人位置坐下,吴忧则照例是在宁晏侧后方的中间位置坐下。

  飞机停止登机后,坐在第六排中间的乘客跟空乘小姐道:“诶,你们这次公务舱还剩这么多,怎么购买的时候就显示没票了?”

  空乘小姐小声回答道:“因为我们的座位都卖出去了。”

  “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空位?”

  “这……乘客的隐私我们不方便告知。”

  “难道是被包下来了?”

  “……”

  宁晏虽然隔得远,但还是听到了。

  心中也有些无奈,8号的事情,当时热议了两三天,一般来说也没那么快被遗忘。

  他总觉得再这么多坐几次,飞一飞热门城市,就会有网传,某‘霸道总裁’每次出行都要包下头等舱。

  四小时后,飞机降落在美兰国际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