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39章 还有十几万呢……

发布时间: 2019-06-01 14:29:52 作者: 偷名

“哥,发生什么了,李总怎么突然走了?”

  那只营销迅速跑了过来。

  宁晏摆摆手,笑着说了句没什么。

  坐在宁晏边上的红裙妹子刚才就已经问过发生什么,现在也跟着有些紧张,忙道:“哥,要不我自罚三杯。”

  甭管谁对谁错,宁晏是来花钱的,她的职业是舔客人。

  让花钱的客人不高兴了,她就不好办,万一跑过来的营销跟同事们嘴一歪讲她气跑客人什么的……

  就不用干了。

  “不用。”宁晏还是微微笑着,“真没什么,喝酒吧……”

  那只营销琢磨不出味来,只得道一句都在酒里的场面话,顺便拿着高脚杯咕咚咕咚一口喝完。

  红裙妹子也一口气干了三杯酒,依旧笑脸如花的道:“哥,您别不开心……”

  宁晏笑着点头,不置可否。

  换做是从前的话,他可能会无能为力的跟李遇一样。

  但是现在……

  他还可以用钱砸!

  不到10分钟,李遇抱着个黑色塑料袋子回来了。

  在宁晏耳边说道:“服了,居然真的有五位数密码,原来取现超过二万,换一台ATM就行,没限制……”

  宁晏心中一动,小声自语道:“我记得借记卡不论换多少ATM都只能取出来两万,信用卡只能取一万,没想到这张卡还真是有点牛批……”

  他本来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之前也客服问过取现的问题,客服的回答同样是未知,意思其实较为明显,再根据吴忧一开始给卡的时候说过支持在所有ATM取现……

  宁晏接过李遇手上的黑色塑料袋,收好卡片,看向红裙妹子。

  “刚才你跟我说,有客人给你开了五万,你也没启程出台,因为这是你的原则问题?”

  红裙妹子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宁晏做了个手势:“你还记得我一开始说多钱吗?”

  “两……两万?”妹子吞吞吐吐道。

  宁晏便从黑色塑料袋中掏出来两沓钞票。

  “这是两万,点头钱就是你的。”

  妹子赶紧摇头:“哥,真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真的不可能出台,再说我们公司也不允许这样!”

  “哥,您快把钱收起来,这样不安全。”

  “我……”

  宁晏又拿出来两沓,做了个手势:“现在是四万了……”

  整个卡座都安静了下来,在迷离的灯光下,四沓人民币仿佛也在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有小姐姐问李遇:“哥,你那位大哥是要做什么?”

  “对啊?这是干嘛?拿钱砸人吗?”

  “突然感觉心里有点怕怕的呢……”

  “大哥好霸气喔……”

  “我好像有点喜欢大哥这样的霸气……”

  “……”

  说这些话的时候,这些小姐姐都腻在了李遇身上,喉咙滚动,呼吸悄然放慢了,眼睛盯着这些钱,一动不动的。

  按照她们的正常收入,每晚陪一波客人是六百块,一个月下来顶多能到三万六。

  这还是每天出勤,能有运气陪到两拨客人,每次都不遇上活动打五折,以及公司完全不抽成。

  事实上她们的收入平均下来也就只能有一两万。

  当然如果她们能推销出去一些卖不掉的鸡尾酒什么的,那就另说了。

  现在,摆在她们眼前的……是四万现金。

  拿这四万现金的前提是,一个晚上。

  哪怕她们全是良家,这个时候都会稍微心动。

  如果只是上下嘴皮一碰,说几万亿都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把钱摆在眼前,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哥……我真的……,我们公司也不允许,而且,我真的原则问题,求你放过我吧……”

  红裙妹子咽了口口水,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僵硬了。

  不过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口吻已经变了。

  那只刚走没多久的营销又飞快的跑了过来。

  连带着还多了三个安保人员。

  “哥,您这是要做什么?我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将一些投射过来的目光给挡住了,本来至尊卡的灯光就不那么明亮,很多人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有几个妹子凑了过来,眼巴巴的盯着桌上的那沓钱。

  宁晏没搭理营销,右手动了动,叠放在桌上的钱厚了两沓。

  “好……现在是六万了……”

  然后才看向营销,摆摆手道:“我相信贵店的安保大哥,也相信贵店的处理能力……”

  另外酒吧一条街对面就是市萎。

  以及,宁晏相信的是吴忧的处理能力,这些天他见过的手笔太多,这点钱,他完全没放在心上。

  营销想了想:“行吧,哥,你慢慢玩,开心点啊……”

  事实上,他最喜欢的就是宁晏这样一言不合就砸钱的客人。

  红裙妹子抓着裙角,小意的道:“哥……要不您还是把钱收起来吧……不安全……”

  “而且,我真的……是原则问题……等我以后想明白的时候,我一定第一个找你,再说,这么多钱,不值得……”

  说这些话的时候,红裙妹子尽力的贴近了宁晏,吐气都吐到了宁晏的脸上,有点痒痒的。

  周围的目光都被安保大哥们隔开了,连那些很想说一句‘哥,给我,我上’的妹子们的目光也看不过来了。

  宁晏笑了笑。

  看着红裙妹子已经松动了很多的态度,和贴在他身上紧绷的身体。

  右手再次伸向黑色塑料袋,不慌不忙的道:“八万。”

  叠放着的钱的厚度不觉间超过了旁边的酒杯,围坐在卡座上的几个陪酒妹子们的眼神里面开始冒出光来。

  那种光,名为渴望。

  被安保大哥们隔绝的仿佛不只有那些看过来的目光,还有整个酒吧的喧嚣。

  这个角落,安静地连说话都不用大声,连女孩子们深沉的呼吸声都变得可闻起来,以及连内心的声音都仿佛被放大了……

  着红裙的姑娘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开始从紧绷僵硬变得瘫软下来。

  她清楚的听到自己潜意识里已经开始冒出来从了的渴望。

  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是个真良家,就不会年纪轻轻的来夜店挣一份轻松的钱,所以……

  “哥……我……”

  红裙妹子喉咙滚动了下。

  “我……”

  当宁晏的右手动了动,再准备拿钱的时候,红裙姑娘飞快的道:“哥……我跟你走。”

  “我从了!”

  宁晏:“……”

  他呵呵一笑,晃了晃手上的黑色塑料袋,有些遗憾的说道:“这都还有十几万没拿出来……”

  这次花钱,再也没有手抖的情况了……

  “行吧,接我的车就在外面等着,走吧……”

  宁晏拍了拍手,凑到李遇耳边说道:“把握机会,上吧,别说我没带你……”

  李遇连忙点头,他懂宁晏的意思。

  卡座上所有妹子的心理防线都被宁晏一举给砸跨了,剩下的,简单……

  这个一晚上都笑脸如花,着,红色一字连衣短裙包里塞进去八万元的姑娘跟在宁晏身后走了出去。

  酒吧门口停着的是拉开了后座车门的奔驰-迈巴赫……